郑文焯

郑文焯(1856~1918)晚清官员、词人。字俊臣,号小坡,又号叔问,晚号鹤、鹤公、鹤翁、鹤道人,别署冷红词客,尝梦游石芝崦,见素鹤翔于云间,因自号石芝崦主及大鹤山人,奉天铁岭(今属辽宁)人,隶正黄旗汉军籍,而托为郑康成裔,自称高密郑氏。光绪举人,曾任内阁中书,后旅居苏州。工诗词,通音律,擅书画,懂医道,长于金石古器之鉴,而以词人著称于世,其词多表现对清王朝覆灭的悲痛,所著有《大鹤山房全集》。

成就

词学
  郑文焯的文学作品以词为特长,在晚清词坛独树一帜。以白石、叔夏为法,倡导清空澹雅的美学趣味。即词意宜清空;语必妥溜,取字雅洁;使事用典融化无迹;骨气清空。俞樾曾对其词给予颇高评价。时湘中王闿运以词称雄,及见文焯作,遂敛手谢不及。程颂万、易顺鼎等咸俯首请益,陈启泰说他的词“直逼清真(指宋代周邦彦),时流无与抗争”。词集有《瘦碧》、《冷红》、《比竹余音》、《苕雅余集》等。其后删存诸词集为《樵风乐府》九卷。仁和(杭州)吴昌绶并收集其生平著述,如《说文引经考故书》、《扬雄说故》、《高丽好太王碑》、《释文纂考》、《医故》、《词源斠律》、《冷红词》、《樵风乐府》、《比竹余音》、《苕雅余集》、《绝妙好词校释》、《瘦碧词》、合刊为《大鹤山房全集》。

医学
  医书有《医诂》一书。收入经方中精要近夏天者,辨其本末;又取经籍传注所记杂家言,疏通证明。然它持论怀疑《灵枢》、贬低张机的方,未为至当,但能追溯方术源流辨别古籍真伪,还是医林仅见之作,另著《千金方辑古经方疏证》八卷、《妇人婴儿方义》两卷,未见传世。郑文焯为近代词学大家,医术只是郑文焯的余技。然而《医故》一书,虽然篇幅不大,但见地殊属不凡。郑文焯的考据功夫,可与黄元同、冯梦香相比。

书法
  工于书法,康有为称其书法:“遒逸深古,妙美冲和,奄有北碑之长,取其高深而去其犷野。”

生平

  郑文焯,奉天铁岭(今属辽宁)人,尝自称山东人。如词集《瘦碧词》自署“高密郑文焯”,词集《比竹余音》自署“北海郑文焯”。远祖郑康成,九世祖郑国安于清初有战功,属汉军正黄旗,父郑瑛棨(字兰坡),同治初任陕西巡抚。

  文焯生于清文宗咸丰六年(1856年),十三岁能画指画,吴昌硕曾在他的指画《寒山子》上题赞:“一指蘸墨心玄玄,且园而后大鹤仙。我画偶然拾得耳,对此一尺飘馋涎。鹤与梅花一屋住,有时与鹤梅边遇。梅边遇,兴益赊。毫毛茂,翻龙蛇。”文焯青少年时期曾随其父宦游山西和陕西一带,享受过富贵公子的生活。大约在其20岁前后经历了由富贵到贫穷的急剧转变。其《己卯重九》云:“十载繁华一梦收,及时行乐且勾留。半瓶白酒消闲恨,满目青山忆旧游。翠袖空沾知己泪,黄花须抽少年头。一年一度逢佳节,忍赋新诗断送秋”。

  光绪元年(1875)中举,曾任内阁中书。因七次会试不中,遂绝意进取,自镌私印“江南退士”,弃官南游。因喜爱吴中湖山风月胜景,旅居苏州,为江苏巡抚幕僚40余年。喜与文士交往,与朱祖谋唱酬无间。喜鹤,人见之,常一琴一书,一鹤舞于其间。辛亥革命后,以清遗老自居,又自比陶渊明。居住上海,专精医学,行医于汉口路福利公栈,兼卖书画以自给。清史馆聘为纂修,北京大学聘为金石学主任教授兼校医职务,月俸金八百;皆婉辞不就。曾在除夕画一老梅枝上数萼,忽生横枝,悬大红爆竹,是未经入画之景,题为“春色春声”。某军长见而喜爱,愿以巨资购买,请题双款,郑文焯婉言谢绝

  其家先世有藏书颇多,同治年间被水淹没不少。以后继续从事金石、书画、古籍的购藏,名人手跋、点校本,遇见即购。藏书处有“大鹤山房”、“半雨楼”等,藏书印有“叔文校定”、“石芝西堪”、“鹤公过眼”、“江南退士”、“大鹤天隐者”、“樵风家世”等。晚年,所藏书大部分出售给人,自称:物无久聚,终必散出,与其给儿孙出售,不如及身料理,尚能得相当代价。其手稿曾被康有为所得数种。编著《国朝著述未刊书目》。

  郑文焯于62岁时死于吴门(苏州)。1918年春卜葬于光福邓尉。郑逝世后五个月,朱古微、梁任公(启超)、叶玉虎等八人上书内务总长钱能训,致函江苏省长转吴县知县,请他们保护郑墓,可见影响之大。

郑文焯的诗文

清代:郑文焯

雨帘不捲初疑夜,梦地模糊,竹醉花扶,过枕茶声午睡馀。

故人久断江干信,借问庭梧,秋意何如,一日西风一日疏。

清代:郑文焯

压危阑乱山空翠,尽成衣上云雾。坏宫芳草寻常见,不用凭高怀古。

回首处,渺一发,中原挂在斜阳树。伤春更苦,想璚岛花飞,玉楼帘捲,天半起箫鼓。

苍茫里,时有东风雁度,沈沈辽海归路。已怜柳色悽羌笛,犹报玉关春阻。

江上暮,又落絮,吹愁散作千家雨。吴魂自语,但满地惊波,两三点雪,栖老旧鸥鹭。

清代:郑文焯

初月散林烟,近水明篱落。昨夜东风犯雪来,梦地春抛却。

最负五湖心,不为风波恶。笑看青山也白头,一醉花应觉。

清代:郑文焯

故国从此无花,可怜秋尽谁家苑。连城江气,伤心一白,飞蓬梦远。

鹤老云孤,虫悽天瘦,岁寒空恋。怪西风容易,者般摇落,争留待东风转。

不信江南肠断,放哀歌、楚声先变。山川犹是,英雄安在,登临恨晚。

野戍残燐,江烽危照,苍茫望眼。但愁波,到海何人,借与快并刀剪。

清代:郑文焯

瑶步起仙尘,钿额添宫样。一闭松风水月中,寂寞空山赏。

诗版旧题香,盛迹成追想。花下曾闻玉辇过,夜夜青禽唱。

清代:郑文焯

据榻连吟数往年,夜窗枥马警秋眠。可怜燕市尊前月,又共吴云梦里天。

回首处,一潸然。小山招隐有新篇。淮南几树留人桂,纵得攀援不得仙。

清代:郑文焯

桂丛香到枕。渐透帘蛩语,凉烟催暝。林容早霜近。

悄江天过雁,庭阶红冷。重门夜迥,锁秋声、诗愁万顷。

更冥冥、满地歌尘,拍遍画阑谁应。

还听。颓檐飞雨,乱叶昏灯,替人幽哽。羁魂未醒。奈犹是,去年病。

叹人閒有限,凄凉风物,偏与多情管领。莫吟残、镜里花枝,梦来照影。

清代:郑文焯

行不得!黦地衰杨愁折。霜裂马声寒特特,雁飞关月黑。

目断浮云西北,不忍思君颜色。昨日主人今日客,青山非故国。

清代:郑文焯

梅雨团金,兰风洒翠,吟觞又汎香蒲。斗草阑干,馀薰更涤芳裾。

宫魂枉续长生缕,误旧情、臂约红疏。感年光,明镜波心,不铸颜朱。

汨罗一片伤心碧,作中流箫鼓,遗恨江鱼。清些难招,沈哀欲变吴歈。

江潭自古蛟龙恶,但怨魂、绿老汀菰。镇销凝,节物凄凉,午醉谁扶。

清代:郑文焯

谏草焚馀老更狂,西台痛哭恨茫茫。秋江波冷容鸥迹,故国天空到雁行。

诗梦短,酒悲长。青山白发又殊乡。江南自古伤心地,未信多才累庾郎。